河南開封佳音彩燈藝術有限公司

品質監督熱線

17739219112 佳音彩燈
河南開封佳音帶你縱覽歷朝京城燈節
返回列表 來源: 河南開封佳音彩燈藝術有限公司 發布日期:2021-12-17 11:23:58
   法國著名哲學家加斯東·巴什拉說:“燈使光明從大地深處升起”;“在規定時刻,燈為我們進行它的‘善的行動’”。正是燈的這種“善的行動”,使“熟悉的燈,親切的燈,標志著一個家,一個家庭的綿延。”“燈一下子具有了意外的重要性。不是因為它的光在過早降臨的夜幕中更加耀眼,它總是那樣溫柔的發著光,而是因為它發出的光似乎更加令人感到親切。這就好像:燈可能照亮精神的勞作或遐想,精神現在從燈那里得到更加親切的光熱,并熱愛燈的安靜的在場”,也正是因為燈的這種“安靜的在場”,給人以溫馨的慰籍,深邃的思考,飄逸的遐想以及宗教的虔誠,群體的親和,熱情的聚合。燈,成了光明的使者,溝通了人們的心靈。燈從人們的家中走到了公眾的場所,肩負起從弘揚佛法到共慶升平的使命,無數的燈的聚合和燈的在場,形成了燈節和燈會。
    中國元宵燈節的發源地是在帝國的京城,在其長時期的演進發展過程中,京城一直是花燈節的中心景觀所在地和文化娛樂活動的中心場所。中國歷朝都城,是全國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經濟繁榮,人力、物力、財力的集中之地,故京城的燈節具有與地方燈節、燈會不同的特點。其一是規模宏大,場面壯觀。歷代彩燈節的規模多以京城為全國之冠。其二是燈品眾多,大型燈組多在京城燈節出現。其三是參與人數、觀燈人數一般均比各地為多,燈節舉辦時間亦相對較長。第四是京城燈節的文化品位高。無論是燈品的藝術水準,還是禮儀民俗,都顯示出領先的地位,歷代燈詩燈詞的精品,多出自京城文人仕宦之手,而且多為描寫京城燈節的佳作。
    歷代記述京城燈會的史籍不乏其篇,這些或由官方修纂、或由個人撰寫的篇什,為我們展現了如同《清明上河圖》一樣清晰的《元宵燈節圖》,也為我們研究中國燈文化的孕萌、形成、衍展、流變提供了極為珍貴的史料。
    漢代的京城長安,西漢時由漢武帝開創了正月十五祭祀太一神的隆重儀式,“從昏時祀到明”,必定要燃燈。那種認為史籍中沒有提到燃燈二字就否定其漢武帝祭祀太一神燃燈的說法是不足取的,因為大量史料證明,漢代時已不僅有各類材質和造型的燈品,而且有能夠防風雨,能夠在室外燃放的燈具了,漢武帝進行的祭祀活動,能夠從昏到明,決不可能是摸著黑舉行的儀式。我們之所以要確認這一點其意在于證明自漢武帝始,正月十五日夜這一特定的時間,因祭祀的需要徹夜燃燈這一事實。從而論證此后在上元之夜“燒燈放夜”而逐步形成的元宵燈節是與漢代長安夜祀太一神是有著傳承關系的。東漢明帝劉莊下令上元燃燈,以象征佛家學說大放光明,京城長安亦被特許在一夜解除宵禁。這時盡管已法定元宵張燈,但百姓的活動還只限于燃燈禮佛,以表佛法大明,還沒有什么游賞娛樂活動。
    南北朝時,元宵張燈漸成習俗。元宵燈節已具雛型?!稌x書·禮志》載:“魏武帝都鄴,正會文昌隆,用漢儀,又設百華燈”?!端螘?middot;禮志》:“魏故事,正月朔賀殿下,設兩百華燈,對于二階之間。端門設廷燎、火炬,端門外設五尺三尺燈,月照星明,雖夜猶晝。”《鄴中記》載:“石虎正令于殿前,設百二十枝燈,以鐵為之。”《南史·梁武帝本紀》載:“沙門智泉鐵鉤掛體,以燃千燈。一日一夜,端坐不動。”從當時的一些詩、賦、記中可以看到京城之地和宮庭之中,張
燈已走出了單純祭神禮佛的范圍而趨于裝飾、觀賞了,燈彩已走下了祭壇,走進了民司。宮殿張燈、樹梢掛燈、山頂置燈、街衢列燈,此時的燈彩,已不是僅供照明的生活用品了,而演化成了供人觀賞的藝術作品,元宵之夜,伴隨著華燈初上,迎紫姑,祭蠶寶等民俗活動在干家萬戶進行,拔河比賽、歌舞百戲在公共場所舉行,逐漸成為約定俗成的京城節日活動,使元宵燈節步入形成期。
    隋朝是元宵燈節的定型期。燃燈習俗已發展成為大型的燈展,觀燈已成為從皇帝到百姓的共同行為,各類技藝、文藝表演及娛樂游童活動已成元宵節的特定內容。京城洛陽元宵燈節的盛況,《隋書·音樂志下》有詳細地記述:“每歲正月,萬國來朝,留至十五日,于端門外,建國門內,綿亙八里,列為戲場。百官起棚夾路,從昏達旦,以縱觀之。至晦而罷。伎人皆衣錦繒彩。其歌舞者,多為婦人服,鳴環佩,飾雙花毦者,殆三萬人……金石匏革之聲聞數十里外,彈弦揪管以上,一萬八千人。大列炬火,光燭天地,百戲之盛,振古無比。自是每年以為常焉。”

    唐代都城長安,按形制、規模、人口、城市經濟文化而言,已堪稱國際大都會。自唐中宗李顯于神龍年間(705-707年)于元宵節“盛飾燈影之會”以來,京城燈會,久盛不衰?!队郝屐`異小錄》記載唐中宗時的長安城正月十五日夜:“許三夜夜行,其寺觀街巷,燈明若晝,山棚高百余尺。神龍以后,復加戻飾,士女無不夜游,車耳塞路,有足不得履地,洋行數十步者”?!缎绿茣?middot;中宗本紀》記載了這位皇帝不止一次在元宵節微服觀燈的行止:“(景龍)四年(710年)正月丙寅,(中宗)及皇后微行以觀燈,遂幸蕭至忠第。丁卯,微行以觀燈,幸韋安石、長寧公主第。”唐中宗一再微服私訪以觀燈,無疑起到了極大的倡導作用,促進了京城觀燈習俗.,空前熱鬧,萬眾歡娛。唐中宗之后的睿宗李旦,又是一位元宵燈節的倡導者。唐人《輦下歲時記》載:“先天初,上御安福門觀燈,太常作樂歌,出宮女歌舞,朝士能文者為踏歌,聲調入云。”《新唐書·嚴挺之傳》云:“睿宗好音律,每聽忘倦,先天二年(713年),正月望夜,婆阤請然百千燈,因馳門禁,又追賜元年酩,帝御廷喜安福門縱觀,晝夜不息,閱月不止。”唐張鷙《朝野金城》更詳盡描繪了當年元宵燈節長安城已成不夜城的盛景:“睿宗先天二年(713年),正月十四、十五、十六夜,于京師安福門外作燈輪,高二十丈,被以錦綺,飾以金銀,燃五萬盞燈,簇之如花樹。宮女千數,衣羅綺,曳錦繡,耀珠翠,施香粉、一花冠、一巾帔皆至萬錢,裝束一妓女皆至三百貫,妙簡長安萬年。少女婦千余人,衣服、花釵、媚子亦稱定,于燈輪下踏三日夜,歡樂之極,未始有之。”由此可見,睿宗時的京城燈會,巳蔚成大觀。

    多情多才而又篤信道家學說的唐玄宗,更把元宵燈節的種種活動,推向了新的高潮。留下不少盛景、佳話、趣聞、傳說。京城長安的燈節活動,更加豐富多采,也更為排場奢華。唐馮贄撰《云仙雜記》載:“正月十五日夜;元(按:元即玄,寫、刻書時以避諱改作元)宗于常春殿張臨光宴,白鷺轉花,黃龍吐水,金鳧銀燕,浮光洞攢,星閣皆燈也。奏月分光曲,又撤閩江錦荔千萬順,令宮人爭拾,多者賞紅圈帔、綠暈衫。”《明皇雜錄》記述了玄宗皇帝元宵燈節京城觀燈的情景:“上在東都,移仗上陽宮,設蠟炬連屬不絕。結繒彩為燈樓三十間,高百五七尺,垂以珠玉,微風一動,鏘然成聲,其燈為龍風虎豹之狀,自古至令,于此為盛”?!短茣肪?9《燃燈》載:“開元二十八年(740年)以正月望月御勤政樓縑群臣,連夜燃燈,會大雪而罷。”相傳唐玄宗還作有一首《御制勤政樓下觀燈》的五言律詩:“明月重城里,華燈九陌中,開門納和氣,步輦逐微風。鐘鼓連宵合,歌笙達蜀雄。彩光不為己,常與萬眾同。”《古今圖書集成》所輯《集異集》中,記載唐明皇借道家法術,觀燈西涼的傳說:“明皇觀燈于上陽宮,召葉法善觀于樓下,法善曰:‘燈固盛矣,西涼今日之燈,亦不亞此。'上曰:‘可得一往乎?’法善令上閉目,上依其言,閉目距躍,身在宵漢已而足及地。法善曰:‘可以觀矣。’既視燈連亙十數里,車馬駢闐,士女紛雜,上稱其盛久之。法善曰:‘觀覽畢可回矣',復閉目與法善騰虛而上,俄頃還故處而樓下歌吹猶未終。”身為九五之尊的萬歲爺在元宵燈節都是這樣縱情游樂,其皇親國戚寵妃臣子競相效尤也就不足為奇了。后周王仁裕撰《開元天寶遺事》對此多有記述:“寧王宮中,每夜于帳前羅列木雕矮婢,飾以彩繪,各執華燈,自昏至旦,故目之為‘燈婢’”(按:《開元遺事》中稱“燈婢”名為“青凝”),“寧王好聲色,有人獻燭百炬,似蠟而膩,似脂而硬,不知何物所造。每至夜筵,賓妓間坐,酒酣作狂,其燭則昏昏然如物所掩,罷則復明,莫測其怪也。”“申王亦多奢侈,蓋時使之然。每夜宮中與諸王貴戚聚宴,以龍檀木雕成燭跋童子,衣以綠衣袍,系之束帶,使執畫燭,列立于宴席之側,目為‘燭奴’。諸官貴戚之家皆效之。”“韓國夫人置百枝燈樹,高八十尺,豎之高山,上元夜點之,百里皆見,光明奪月色。”“楊國忠子弟,每至上元夜,各有千炬紅燭圍于左右。”“韋陟家宴,使婢執燭,四面行立,人呼為‘燭國’”。其豪奢可見一斑。至文宗李昂時,元宵燈節仍不減開元、天寶盛況?!短茣?middot;穆宗貞獻皇后傳》:“開成中(836~840年》正月望夜,帝御盛泰殿,大燃燈作樂,迎三宮太后,奉觴進壽,視如家人,諸王公主皆得侍。”
    北宋、南宋時的京城開封、杭州的元宵燈會比起唐時的長安城毫不遜色,其燈組形制、游賞活動更有新的發展。宋太祖于乾德五年(967年)詔令將沿唐時習俗上元三夜燃燈改為五夜,即增加正月十七、十八兩日,為宋代元宵燈會的發展提供了條件?!端问?middot;禮志》載:“上元前后各一日,城中張燈。大內正門結彩為山樓影燈,起露臺,教坊陳百戲。天子先幸寺觀行香,遂御樓或御東華門及東西角樓飲。從臣、四夷番客各依本國歌舞,列于樓下。東華左右掖門,東西角樓,城門大道,大宮觀寺院悉起山城,張樂陳燈,皇城雉堞。亦遍設之。其夕開舊城門達旦,縱士民觀。后增至十七、十八夜。太祖建隆二年(961年)上元節,御明德樓觀燈,召宰相、摳密、宣徽三司使,端明翰林、摳密直學士、兩省五品以上官、見任前任節度觀察使飲宴。江南吳越朝貢使預焉。四夷蕃客列坐樓下,賜酒食勞之,夜分而罷。”宋人王應麟著《玉?!分?,記述了宋太宗趙光義京城賞燈的情景:“雍熙二年(985年)正月已未上元,御乾元門觀燈,夜漏初上,密雪忽降,上謂宰相曰:‘可各賦《觀燈夜瑞雪滿皇州》詩以為娛樂。上賦詩示群臣,宋琪等宰相咸和”?;实蹅冊谠鼰艄澘v賞游樂,當然也是要找出個理由的,《東齋錄》載:“宋仁宗(趙禎)正月十四日御樓,遣中使傳宣從官曰:‘朕非游觀,與耳同樂耳!’”這與唐玄宗所稱“彩光不為已,常與萬眾同”如出一轍。書畫技藝高,后遭坐井觀天厄運的徽宗皇帝趙佶,竟于“宣和五年(1123年)令
都城自臘月初一日放鰲山燈,至次年正月十五日夜,謂之‘預賞元宵'?;兆谥寥粘鲇^之。時有謔詞末句云:‘奈吾皇不待元宵景色來自到,恐后月陰晴未保’”自此開了京城元宵燈節“預賞”的先例?;兆诨实郛斎皇窃陬A賞期中就提前觀燈了。“宣和七年(1125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就睿謨殿張燈預賞元宵,曲燕群臣。命左丞王安中,中書侍郎馮熙載為詩以進。(見《揮塵后錄》)
    這里尚需提及的是宋人話本中,對京城元宵燈會的盛況,多有生動的描寫,雖系文學作品,但從中亦可看出當時京師燈節的繁盛和風情。宋代話本《楊思溫燕山遇故人》是其中的代表之作。其描寫宋徽宗觀燈及京城燈節盛景的文字略摘如下:“道君皇帝朝宣和年間,元宵最盛。每年上元,正月十四日,車駕幸五岳觀凝祥池,每常駕出,有紅紗貼金燭籠二百對;元夕加以琉璃玉柱掌扇,快行各執紅紗珠珞燈籠。至晚還內,駕入燈山。御輦院人員,輦前唱《隋竿媚》來。御輦旋轉一遭,倒行觀燈山,謂之‘鵓鴣旋',又謂‘踏五花兒',則輦官有賞賜矣。駕登宣德樓,游人奔赴露臺下。十五日,駕幸上清宮,至晚還內。上元后一日,進瞻天表。小帽紅袍獨坐,左右侍近,簾外舍扇執事之人。須臾下簾,則樂作,縱萬姓游賞。華燈寶燭,月色光輝,霏霏融融,照耀遠邇。至三鼓,樓上以小紅紗燈綠索而至半都人皆知車駕還內。”《宣和遺事》一書,更記載了這位道君皇帝的一段趣聞:“宣和間,上元張燈,許士女縱觀,各賜酒一杯。一女竊所飲金杯,衛士見之,押至御前,女誦《鷓鴣天》詞云:“月滿蓬壺燦爛燈,與郎攜手至端門。貪觀鶴陣笙簫舉,不覺鴛鴦失卻群。天漸曉,感皇恩,傳宣賜酒飲杯巡。歸家唯恐公姑責,竊取金杯作照憑。’道君大喜,遂以杯賜之。令衛士送回。”我國著名古典小說《水滸傳》中,對宋時汴京元宵燈會也有生動描寫,茲不贅述。
    記述北宋時京城元宵燈景的史料,尚有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自歲前冬至后,開封府絞縛山棚、立木,正對宣德樓……至正月七日,人使朝辭出門,燈山上彩,金碧相射,錦交輝……又于左右門上,各以草把縛成戲龍之狀,用青幕遮籠,草上密置燈燭數萬盞,望之蜿蜒如雙龍奔走。”“燈山至宣德門樓,橫大街約百余丈,用棘刺圍繞,謂之棘盆。內設兩長竿,高數十丈,以繒彩結束,紙糊百戲人物,懸于竿上,風動宛若飛仙。”正月十四日,駕入燈山”,“至十九日收燈,五夜城堙不禁,嘗有旨展日。”
    高宗南渡之后,雖然偏安一隅,但都城臨安,奢靡之風不減,元宵燈會尤盛。記述南宋京城元宵燈會的史籍,當推周密的《武林舊事》和吳自牧的《夢梁錄》。
   《武林舊事》卷二之“元夕”,是周密在宋亡以后于元朝初年回憶南宋時京城臨安即今杭州元宵前后宮庭與市肆燈節盛景而寫成的,其“歌朝暮嬉、酣玩歲月”的情景被描寫得周祥備至,現抄錄如下:中自去歲九月賞菊燈之后,迤逞試燈,謂之“預賞”。一入新正,燈火日盛,皆修內司諸珰分主之,竟出新意,年異而歲不同,往往于復古、膺福、清燕、明華等殿張掛。及宣德門、梅堂、三閑臺等處,臨時取旨,起立鰲山。燈之品極多,每以蘇燈為最。圈片大者,徑三四尺,皆五色琉璃所成。山水人物、花竹翎毛,種種奇妙,儼然著色便面也。其后福州所進,則純用白玉,晃耀奪目,如清冰玉壺,爽徹心目。近歲新安所進益奇,雖圈骨悉皆琉璃所為,號無骨燈。禁中嘗令作琉璃燈山、其高五丈,人物皆用機關活動,結大彩樓貯之。又千殿堂梁棟窗戶間為涌壁,作諸色故事。龍鳳撰水,蜿蜒如生,遂為諸燈之冠。前后設玉柵簾,寶光花影,不可正視。仙韶內人,迭奏新曲,聲聞人間。殿上鋪連五色琉璃閣,皆球文戲龍百花。小窗間垂小水晶簾,流蘇寶帶,交映璀璨,中設御座,恍然如在廣寒清虛府中也。至二鼓,上乘小輦,幸宣德門,觀鰲山、擎輦者皆倒行,以便觀賞,金爐腦麝如祥云,五色熒煌炫轉,照耀天地。山燈凡數千百種,無所不有。中以五色玉柵簇成“皇帝萬歲”四大字。其上伶官奏樂,稱念口號、致語、其下為大露臺,百藝群工,竟呈奇伎。內人及小黃門百余,皆巾裹翠蛾,效街坊清樂傀鈿,繚繞于燈月之下。既而取旨,宣喚市井舞隊及市食盤架,先是京尹預擇華潔及,善歌叫者謹伺于外,至是歌呼竟入。既經進御,妃嬪內人而下,亦爭買之,皆數倍得值,金珠磊落,有一夕而至富者。百漏既深,始宣放煙火百余架。于是樂聲四起,燭影縱橫,而駕始還矣。大率效宣和盛際,,愈加精妙。特無登樓賜宴之事,人間不能詳知耳。
    都城自舊歲冬孟駕回,則已有乘肩小女、鼓吹午編者數十隊,以供貴邸豪家幕次之玩。而天街荼肆,漸已羅列燈球等求售,謂之“燈市”。自此以后,每夕皆然。三橋等處,客邸最盛,午者往來最多。每夕樓燈初上,則簫鼓已紛然自獻于下。酒邊一笑,所費殊不多,往往至四鼓乃還,自此日盛一日。姜白石有詩云:“燈已闌珊月色寒,舞兒往往夜深還,只因不盡婆娑意,更向街心弄影看”。又云:“南陌東城盡舞兒,畫金刺銹滿羅衣,也知愛惜春游夜,午落銀蟾不肯歸”。吳夢窗《玉樓春》云:“茸茸貍帽遮梅額,金蟬羅剪胡衫窄。乘肩爭看小腰身,倦態強隨間鼓笛。問稱家在城東陌,欲羅千金應不惜。歸來困頓篩春眠,猶夢婆娑斜趁拍”。深得其意態也。至節后,漸有大隊,為四國朝、傀儡、杵歌之類,日趨于盛,其多至數千百隊,天府每夕差官點視,各給錢酒油燭,多寡有差。且使之南至升陽宮支酒燭,北至春風樓支錢。終夕天街鼓吹不絕,都民士女,羅綺如云,蓋無夕不然也,至五夜,則京尹家小提鞒,諸舞隊次第簇擁前后,連亙十余里,錦繡填委,簫鼓振作,耳目不暇給,吏魁以大囊貯楮券,凡遇小經紀人,必犒數千,謂之“買市”,至有鱗者,以小盤貯一梨藕數片,騰身迭出于稠人之中,支請官錢數次者,亦不禁也。李笈房詩云:“斜陽盡處蕩輕煙,輦路東風人管弦。五夜好春隨步暖,一年明月打頭圓。香塵掠粉翻羅帶,客炬籠綃斗玉鈿。人影漸稀花露冷,踏歌聲度曉云邊”。京尹幕次,例占市西繁鬧之地,費燭糝盆,照耀如晝。其前列荷校囚數人,大書犯由,云:“某人為不合搶撲釵環,挨搪婦女。”繼而行遣一二,謂之“裝燈”。其實皆三獄罪囚,姑借此以警奸民。又分委府僚巡警風燭,及命轄房使臣等,分任地方,以輯奸盜。三獄亦張燈建凈獄道場,多裝獄戶故事及陳列獄具。邸第好事者,為清河張府、蔣御藥家閑設雅戲煙火,花邊水際,燈燭燦然。游人士女縱觀,則迎門酌酒而去,又有幽坊靜巷,好事之家,多設五色琉璃泡燈,更自雅潔,靚裝笑語,望之為神仙。白石詩云:“沙河云合無行處,惆悵來游路已迷。卻入靜坊燈火宮,門門相似列娥眉”。又云:“游人歸后天街靜,坊陌人家未閉門。簾里垂燈明樽俎,坐中嬉笑覺春溫”?;驊蛴谛?,以人為大影戲,兒童歡呼,終夕不絕。此類不可遽數也。西湖諸寺,惟三竺張燈最盛,往往有宮禁所賜、貴鐺所遺者。都人好奇,亦往觀焉。白石詩云:“珠絡琉璃到地垂,鳳頭御帶玉交枝。君王不賞無人進,天竺堂深夜雨時”。
    吳自牧的《夢梁錄》中,亦盡寫京城元宵燈節風情,與《武林舊事》互相呼應和補充:“正月十五日元夕節,乃上元天官賜福之辰。昨汴京大內前縛山棚,對宣德樓,悉以彩結。山沓上皆畫群仙故事,左右以五色彩結文殊、普賢跨獅子白象,各手指內五道出水。其水用轆轤絞上燈棚高尖處,以木柜盛貯,逐時放下,如瀑布狀。又以草縛成龍,用青幕遮草上,密置燈燭萬盞,望之蜿蜒如雙龍飛走之狀。上御宣德樓觀燈,有牌,曰:‘宣和與民同樂。’萬姓觀瞻,皆稱萬歲。今杭城元宵之際,府設上元醮,諸獄修凈獄道場,官放公私僦屋錢三日,以寬民力。舞隊自去歲冬至日便呈行放。遇夜官府支散錢酒犒之。元夕之時,自十四為始,對支所犒錢酒。十五夜帥臣出街彈壓,遇舞隊照例特稿。街坊買賣之人,并行支錢給。此歲歲州府科額支行,庶幾體朝庭與民同樂之意。姑以舞隊言之,如清音遏云、掉刀鮑老、胡女劉表喬、三教喬、迎酒喬親事焦、槌架兒、仕女杵歌,諸國朝竹馬兒、村田樂,神鬼十齋郎各社,不下數十。更有喬宅眷、旱龍船、踢燈鮑老、駝象社、官巷口、蘇家巷,二十四家傀儡,衣裝鮮麗,細旦戴花朵肩、珠翠冠兒,腰肢纖裊,宛若婦人。府第中有家樂兒童,亦各動笙簧琴瑟,清音嘹亮,最可人聽。攔街嬉耍,竟夕不眠。更兼家家燈火,處處管弦。如清河坊蔣檢閱家,奇茶異湯,隨索隨應。點月色大泡燈,光輝滿屋。及新開門里牛羊司前,有內侍蔣苑使家,雖日小小宅院,然裝點亭臺,懸掛玉柵異巧華燈。珠簾低下,笙歌并作,游人玩賞不忍舍去。諸酒庫亦點燈球,喧天鼓吹,設法大賞。妓女群坐喧嘩,勾引風流子弟,買笑追歡。諸營班院于法不得與夜游,各以竹竿出燈球于半空,遠睹若飛星。又有深坊小巷,繡額朱簾,巧制新裝,竟夸華麗。公子王孫,五陵少年,更以紗籠喝道,將帶佳人美女,遍地游賞。人都道玉漏頻催,金雞屢唱,興猶未已。甚至飲酒醺醺倩人扶著,墮翠遺簪,難以枚舉。至十六夜收燈,舞隊方散。”
    元代承襲宋朝風習,亦有元宵燈節。但因其最高統治者的喜好和當時經濟發展實力所限,京城燈節比唐宋大為遜色,史籍中亦鮮有皇帝與臣民共同觀燈的記載。然因元宵燈節的習俗已深深地置根民間,地方上仍有元宵張燈和元宵燈會之舉。元代更創制了水燈、書燈、蓮花燈、雪燈等新的品種?!对贰分性浻袕堭B浩進諫英宗罷元宵起鰲山的史實:“張養浩,濟南人、十歲讀書不輟,父母優其過勤而止之。養浩晝則默誦,夜則閉戶張燈竊讀,后拜禮部尚書,英宗即位,命參議中書省事。會元夕帝欲于內庭張燈為鰲山,即上書于左丞相拜住,拜住袖疏入諫,帝大怒,既瀾而喜曰:‘非張希孟不敢言。'即罷之。”
    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都南京,承繼唐宋京城大辦元宵燈節遭風,他采取了詔令天下富商到南京放燈和開設燈市兩大舉措,使元宵燈火又在京城及中原大地興盛起來。“洪武五年(1372年)較近臣于秦淮河燃水燈萬枝,十五日夜半竣事。隨有佛光五道,從東北貫月燭天,良久乃已”(王圻:《續文獻通考》)。明成祖遷都北京后,于“永樂七年(1409年),令元宵節自正月十一日為始,賜百官節假十日”(《明會典》)。“永樂十年(1412年)正月元宵,賜百官宴,聽臣民午門外觀鰲山三日,自是歲以為常”(《皇明通紀》)。此時京地燈市格外繁榮:“謹按日下舊聞考:前明燈市在東華門王府街東,崇文街西,亙二里許,南北兩廛,即今之燈市口也。市之日,凡珠玉寶器以逮日用微物,無不悉具。衢中列市,綦置數行相對俱高樓,樓設蠡氌簾幕,為宴飲地。一樓每日憑值至有數百編者,皆豪貴家眷屬也。燈則有燒珠、絲料、紗、明角、麥稽、通草等,樂則有鼓吹、雜耍、弦索等,煙火則以架從盒,盒有械壽帶,葡萄架、珍珠簾、長明塔等,自初八日起。至十八日止,乃十日,非五日也。至百貨坌集,乃合燈市為一處,今則歸城內,市歸琉璃廠矣。”這就充分地證明,在明代,京城的元宵燈節已與商貿活動較為緊密地結合在一起了。燈會既是一種大文化的載體,又是經濟貿易的最好場所。直到明朝的萬
歷年間,北京城里的元宵燈會依然熱鬧非凡,舉城歡娛。“自初九日之后,即有耍燈市買燈”,“十五日曰‘上元',亦日元宵,內臣宮眷,皆穿燈景補子蟒衣。燈市至十六日更盛,天下繁華,咸萃于此。勛戚內眷,了不畏人”,“自十七日至九九日,御前安設各樣燈”。“乾清宮丹墀內,自二十四日起,至次年正月十七日止,每日晝間放花炮。遇大風暫止半日。一日。安鰲山燈,扎煙火。凡圣駕墜座,伺候花炮。圣駕回宮,亦放大花炮。前導皆內宮監職掌,其前擺對之滾燈,則御用監燈所作備也”。“又,上元之前,或于乾清宮丹陛上安七層牌坊燈,或于壽皇戴安方圓鰲山燈,有高至十三層者,派正待上燈,鐘鼓司作樂贊燈,內府供用庫備蠟燭,內官監備奇花、火炮、巧線、盒子、煙火、火人、火馬之類”。清代仍以北京為都城,元宵燈節盛況有增無減。文化娛樂活動更為紛呈,商業貿易活動更加頻繁。清人富察敦崇在其所著《燕京歲時記》中對此有詳細地描寫:“自十三以至十七如之燈節,惟十五日調正燈耳。每至燈節,內庭筵宴,放煙火,市肆張燈。而六街之燈,以東西牌樓及地安門為最盛,工部次之,兵部又次之,他處皆不及也。(兵部燈于光緒幾年經閻文公禁止)若東安門、新街口、西四牌樓亦稍有可觀。各色燈彩多以紗絹玻璃及明角等為之,并繪畫古今故事,以資玩賞。市人之巧者,又復結冰為器,栽麥苗為人物,華而不侈,樸而不俗,殊可觀也?;ㄅ谂镒又圃旄魃珶熁?,競巧爭奇,有盒子,花盆、煙火桿子、線穿牡丹、水澆蓮、金盤落月、葡萄架、耐火、二踢腳、飛天十響、五鬼鬧判兒、八角子、炮打襄陽城、匣炮、天地燈等名目。富室豪門,爭相購買,銀花火樹,光彩照人,車馬喧闐,笙歌聒耳。自白晝以迄二鼓,煙塵漸稀,而人影在地,明月當天,士女兒童,始相率喧笑而散。市賣食物,乾鮮俱備,而以元宵為大宗。亦所以點綴節景耳。又有賣金魚者,以玻璃瓶盛之,轉側其影,大小俄忽,實為他處所無也。”
    前以述及,清代宮庭元宵燈節,有皇帝駕幸西廠觀看舞燈、旌放煙火、騎術表演、團體操表演等項目。在京城瓊華島的白塔也要燃燈為慶:“自山下燃燈至塔頂,燈光羅列,恍如星斗。諸內侍黃衣喇嘛執經梵唄,吹大法螺,余者左持有柄圓鼓,右執彎槌齊擊之,緩急疏密,各有節奏,更余乃休,以祈福也??及姿放f為萬歲山,又為瓊華島。”
    清時北京城的元宵燈節上,燈品中以走馬燈最為普遍。富察敦崇在《燕京歲時記》中寫道:“走馬燈者,剪紙為輪,以燭噓之,則東馳馬驟,團團不休,燭滅則頓止矣,其物雖微,頗能具成敗興衰之,理,上下千古,二十四史中無非一走馬燈也。是物之外,又有車燈、羊燈、獅子燈、銹球燈之類。每屆十月,則前門、后門、東四牌樓、西單牌樓等處在在有之。攜幼而往,歡喜購買而還,亦閑中之樂事也。”此外尚有荷花燈、蒿子燈、蓮花燈等:“街巷兒童以荷葉燃燈,沿街唱曰:‘荷葉燈,荷葉燈,今日點了明日扔。'又以青蒿粘香而燃之,恍如萬點流螢,謂之蒿子燈。市人之巧者,又以各色彩紙制成蓮花,蓮葉、花籃、鶴鷺之形,謂之蓮花燈。”
    清時京城的元宵盛景,比前代更有特色是煙火:“煙火花炮之制,京師極盡工巧。有錦盒一具內裝成數韻故事者,人物像生,翎毛花草,曲盡赧顏之妙。其爆竹有雙響震天雷,墜高三級浪等名色。其不響不起盤旋地上者日地老鼠,水中者曰水老鼠。又有霸王鞭、竹節花、泥筲花、金盆撈月,疊落金錢,種類紛繁,難以悉舉。至于小兒頑戲者,曰小黃煙。其街頭車推擔負者,當面放,大梨花千丈菊;又曰‘滴滴金、梨花香,買到家中哄姑娘。'統之曰煙火。勛戚富有之家,于元夕集百巧為一架,次第傳燕,通宵為樂。”在潘榮陛的筆下,將清代北京城元宵燈節的種種娛樂活動寫得盡致淋漓,使人如臨其境:“十四至十六日,朝服三天,慶賀上元佳節。是以冠蓋蝙纖,繡衣絡繹。而城市張燈,自十三至十六日四永夕,金吾不禁。懸燈勝處,則正陽門之東月城下、打磨廠、西河沿、廊房巷、大柵欄為最。至百戲之雅馴者莫如南十番。其余裝演大頭和尚,扮稻秧歌,九曲黃河燈,打十不閑,盤杠子,跑竹馬,擊太平神鼓,車中弦管,木架詼諧,細米結作鰲山,煙炮攢成敗閣,冰水澆燈,簇火燒判者,又不可勝計也。然五夜笙歌,大街驕馬,香車錦籫,爭看士女游春,玉翼血貂,不禁王孫換酒。和風緩步,明月當頭,真可謂帝京景物也。”
    縱覽歷朝京城元宵花燈節盛景,我們可以感到,華夏民族的這一傳統年節,其規模場面之恢宏,其參與人數之眾多,其文化積淀之豐厚,都是其他節日所難以與之比肩的。京城元宵彩燈節是中國彩燈文化的重要載體'。演示了這一傳承年節文化的衍展和流變。
 
荷兰小妓女BBW,欧美性稚交6-12,黑人疯狂巨大XXX0O0,国产办公室秘书无码精品99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